首页 >> 资讯 >> 市场预警  >>正文
2019年,这8种农机有“坑”,请绕道而行!
【字体: 】【2018年12月29日】【责任编辑:鹏鹏】【阅读:3866 次】

  在当下行业下行中,大家都很困难,但同时机会也层出不穷。企业面临各种各样的诱惑,有人说选择不做某事比做某事更难,农机行业度过了黄金时期,如果现在一步走错,不但以前积攒下来的家底会输光,而且也再没翻盘的机会,所以擦亮眼睛,选择好方向很重要。

  2019年,行业将更具不确定性,风险也在增加,企业在经营上要更加谨慎。经过和业内专家、企业家的交流,农机喷为大家梳理出来一批可能有“坑”的产品,希望大家在经营时适当绕道而行。

  1.对标跨区作业市场的农机

  跨区作业是20世纪80年代最先从山西、陕西、河南等冬麦区发展起来的,它解决了农机保有量不足和分散的社会化需求之间的矛盾,是中国农机化发展的“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跨区作业改变了中国农机化的进程,期间也出现了很多标榜史册的功勋农机,比如小麦联合收获机、水稻联合收获机和玉米联合收获机等。

  但跨区作业是“短缺经济”时代的产物,在农机持续补贴15年之后,当前在全国范围内,拖拉机、谷物联合收获机等产品已经进入“丰裕时期”,也就是不但在生产上供过于求,而且社会保有量也超过了需求量,尤其是主粮产区农机保有量非常大。援引农业农村部农机化司数据,农机总动力达到10亿kW,种植业亩均动力0.41kW,超过美、日、韩等国家。

  640.webp (27).jpg

  而且国内每个地方农机保有量都很大,当地的农机基本上能满足本地的作业需求,已经没有农机跨区作业的空间了。前几天江苏农机局的一位负责人说,作为履带式联合收获机跨区作业最大的区域,江苏省2018年远程跨区的机手同比减少30%,并且是连续3年减少。

  跨区作业需求少了,当然为跨区作业而生的农机也会受影响,比如8、9、10kg/s的轮式谷物联合收获机,5、6kg/s履带式联合收获机,4、5、6行玉米联合收获机等。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适合当地作业的中小功率和中低效率的机器需求将增加,同时长达20年的功率升级大战也将偃旗息鼓。

  2.传统动力农机

  传统动力机械在这里主要指用于大田作物的拖拉机、轮式谷物联合收获机和履带式联合收获机等。

  一是社会保有量太大,需求疲软。

  据行业协会数据,传统轮式拖拉机(小四轮)社会保有量2200万台,44.1kW(60hp)以上大中轮拖保有量760多万台,3大联合收获机保有量210多万台。物以稀为贵,农机太多了,造成用户饥饿感消失和市场售价下降,进而引发长时间的需求疲软。

  二是毛利率低而经营成本高。

  某农机流通企业对近3年销售的农机按品类进行过排序,发现在流通环节,畜牧种养殖、蔬菜、果园、水产、环保等设备毛利率可以达到20%~35%,个别产品超过50%,而传统的拖拉机、联合收获机等动力产品在7%~15%,毛利率偏低而经营成本居高不下,很多经营传统农机的经销商亏损。

  三是竞争激烈而营销难度大。

  由于从业者太多,传统农机是红海业务,竞争越来越激烈,行业集中度不断降低,比如73.5kW(100hp)以上的大中型拖拉机,近几年进入的轻型化组装企业越来越多,整体行业利润年下降。

  预计2019年,拖拉机、联合收获机等传统动力产品竞争将更激烈,很多企业将开始提前处理库存或退出,行业竞争环境会更恶劣。

  3.同质化严重、没有特色的农机

  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只有两种:成本领先和创造价值!

  其中成本领先就是同质化竞争,主要是利用成本优势将竞争对手挤出市场,适合于有规模优势的大企业使用,并且只有大企业才能长期使用。所谓的创造价值就是差异化竞争,要与其他人不一样,尤其是和大企业要不一样,这点比较适合于小企业。

  但国内现在完全是竞争错位,也就是小企业在同质化竞争,而大企业在搞“创新”。其结果是行业的利润越来越小,小企业前赴后继,一批接一批地进入,一批接一批地死亡;同时大企业被迫参与小企业发起的“零和游戏”,比如拖拉机“大马拉小车”,甚至连跨国公司都被迫参与这种竞争。

  同质化竞争也有适用周期,行业上升红利期,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但行业进入下行期,同质化竞争没有出路,奉行低价策略的大企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小企业既不能把别人逼死,也不能让自己脱颖而出,是真正的“零和游戏”。

  4.效率低下的农机

  国内农机处于中级阶段,是“功能需求”为主,所以企业的竞争归根到底还是产品的竞争,而产品的竞争主要还是作业效率的竞争。

  由于种植规模偏小,全国范围内看,农机产品还是以社会化利用为主,也就是说大部分购买农机的人是用来干活挣钱的,而凡是搞经营的机器,都会是生产工具,也是竞争工具,所以效率低下的农机不会有前途。

  可以肯定地讲,2019年农机功率上延和效率提升大战将更加激烈。在效率之下,企业所谓的技术优势、品牌优势、稳定性优势、一致性优势,甚至价格优势都将不堪一击。

  概括地说,凡是跑得快、干活快,并且干得好的农机将有竞争优势,相反效率低下的农机将被淘汰。

  5.能耗大、污染大的农机

  农机喷曾经在行业协会的一次交流会上表达了一个观点:今后几年,农机行业最大的不确定性将是环保政策!

  环保政策影响最大的将是拖拉机、内燃机等动力产品和自带动力的联合收获机、履带旋耕机、青贮收获机等,而不带动力的农机具则不存在这个烦恼。

  农机喷认为国Ⅲ升国Ⅳ将对所有的农机企业是个考验,因为国Ⅳ技术难度大。且成本增加显着,没有批量优势和技术开发能力的中小型公司势必会被淘汰,技术手段的淘汰是最高级的淘汰,企业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现在用户也会算经济账,尤其是规模化种植和大规模作业的用户,能耗大的机器不会被他们接受。

  6.功能单一的农机

  在公司里,老板最喜欢“复合型人才”的员工。对于机手来说,当然喜欢的是出一样的钱,买到一台能干几样活的多功能农机;反过来说,功能单一的农机不受用户的待见。

  在国内,有几类农机,虽然推广了几十年了,但是一离开补贴政策就没有销量,主要原因就是功能单一,使用效率低下,综合性价比不高。比如玉米联合收获机、水稻插秧机、深松机、履带式拖拉机和烘干机等。

  功能单一用途就少,用途少就代表作业时间短,作业时间短用户也就挣不了几个钱,当然这种机器就不好销售。

  尤其是价格比较高的农机,建议企业多在增加产品功能上动脑筋,让机器的性能充分发挥出来。比如开发复式作业机具、多功能谷物联合收获机、茎穗兼收玉米收获机、植保直播无人飞机等。

  7.智能化水平低的农机

  植保无人机和北斗应用终端在农机行业的普及,加快了国内农机产业的自动化、无人化和智能化进程。

  2018年是中国农机智能化元年,这一年国内外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推出了智能农机,尤其是超级1号智能拖拉机的推出,大疆和东风井关合资成立专事智能农机的丰疆智能农机公司等,这些都是标志性事件,意味着国内农机智能化时代已经到来。

  国内智能农机现在存在两个层面:应用层面和概念层面。

  在应用层面,植保无人机可以说把现有消费级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军用无人机上的技术都集成到一台小小的机器上了。在全球范围内,“中国造”无人机智能化水平也都是很高的,可惜对于这种事实,很多传统农机企业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没有想着把植保无人机上集成的众多前沿技术直接嫁接到传统农机上,而大多数还在闭门造车。

  在概念层面上,主要是传统农机企业,这些企业事实上在骨子里没有互联网、自动化、无人化和智能化的基因,所以面对已经到来的智能化时代,他们的思想意识还停留在工业时代。他们所谓的智能化技术和智能农机,很多还停留在概念层面,没有几个企业真正付诸实施。

  2019年,必然有一些智能农机真正进入应用级别,农机喷认为主要将是一些小企业,因为相对来说,小企业更有创新的动力,所以他们在智能化领域将更加勇往直前;反之,看不清这种趋势的公司将失去未来。

  8.不提供服务的农机

  农机喷在此旗帜鲜明地支持东方红、久富、星月神等推出“三包”期延长到两年的企业,更是由衷地佩服安徽辰宇将烘干机“三包”期延长到3年。要知道多一年服务可不仅仅是对产品有信心,更重要的是将用户在两年或3年内未知的风险都包揽到企业身上,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就连全球顶尖的外资企业也不会轻易承诺将“三包”期延长。

  当然农机喷也公开谴责那些完全不愿意承担“三包”服务和“三包”外服务的厂商,包括推诿扯皮的无良厂商。

  2018年在市场上调研时,发现山东、河南一些拖拉机、联合收获机组装厂,用极低的价格冲击市场,同时声明不对“三包”服务以及“三包”外的服务负责。对于他们来说,产品销售是一锤子买卖,经销商和用户购买了他们的产品,钱货两清后就自求多福吧。

  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背后的潜台词是企业对自己的产品没有信心,他们用极低的价格诱惑对价格敏感和贪便宜的用户来购买。

  2019年,有强大服务能力和服务网络的品牌和产品将更有竞争力,而没有服务支持的产品空间将越来越小。

( 来源:农业机械  作者:农业机械 )


网友评论
 
 

主办:安徽省人民政府    支持单位:安徽省农业委员会    承办:安徽省气象局
技术支持:安徽智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安徽省农村综合经济信息中心 皖ICP备05001370号 不良信息举报
总机电话:0551-62290194/455/457 客服电话:0551-62290365 传 真:62290199
E-mail:ahnw@ahnw.gov.cn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