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科技>>特种养殖

养殖场选址,这四个地方不能碰!

【字体: 】【2018年10月10日】【责任编辑:媛媛】【阅读:536 次】

    抗药性加重,防治策略要改改了!
  
  当前,很多种植者在病虫害防治过程中发现,一些惯用的农药突然变得不太管用了,即便是加大用药量也达不到理想的防效,这就是病虫草害对农药产生抗药性了。
  
  值得引起重视的是,当前我国农田有害生物的抗药性发展迅速,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理,不仅会给农业生产造成巨大损失,对农药减量形成严重挑战,也会给农产品质量安全埋下不小的隐患。对此,业内专家呼吁,要大力推广科学用药,采取多种手段综合治理,以延缓病虫草害抗药性发展。
  
  抗药性发展速度快
  
  除草剂在我国已有几十年的使用历史,长期使用单一药剂、用药习惯不科学等因素,使得多种杂草对除草剂的抗药性问题日益严重,水稻田杂草抗性问题尤为突出。
  
  长期关注这一问题的湖南省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刘都才介绍说,随着酰胺类、磺酰脲类除草剂长达二三十年的使用,目前中国部分双季稻地区稗草对二氯喹啉酸、五氟磺草胺等常用除草剂产生高水平抗性。
  
  全国农技中心药械处研究员梁帝允指出,地处长江中下游的湖南、湖北、安徽、江西、江苏、浙江等省的直播田成为稻田抗药性杂草的重灾区。
  
  杀菌剂的抗药性问题也同样不可忽视。以黄瓜霜霉病菌抗药性为例,其对甲霜灵(精甲霜灵)、嘧菌酯的抗性较为严重且普遍,抗性产生快,抗性水平高,药效明显降低。
  
  杀虫剂方面,最突出的抗药性事例是20世纪80年代在棉田推广使用拟除虫菊酯类杀虫剂后,导致到80年代末棉蚜就已产生了严重的抗药性,田间防治基本失效。
  
  据全国农技中心初步统计,目前中国已有80多种重要农业有害生物对农药产生了抗性。影响较大的害虫包括水稻稻飞虱(对烟碱类、噻嗪酮有抗性)、二化螟(对氯虫苯甲酰胺、杀虫单、三唑磷有抗性);棉花棉铃虫(对菊酯类有抗性);蔬菜小菜蛾(对几乎所有药剂有抗性)。病害方面有小麦赤霉病(对多菌灵有抗性)、水稻恶苗病(对咪鲜胺有抗性)。草害方面有稻田稗草(对丁草胺、二氯喹啉酸、五氟磺草胺有抗性)、千金子(对氰氟草酯有抗性)、野慈姑(对丁草胺、噁草酮、苄嘧磺隆有抗性)、鸭跖草(对磺酰脲类有抗性)。小麦田看麦娘、罔草(对绿麦隆、精噁唑禾草灵有抗性),猪殃殃(对苯黄隆有抗性);玉米田马唐(对莠去津、烟嘧磺隆有抗性)、果园牛筋草(对草甘膦有抗性)等。
  
  “害虫抗药性发展速度超过了新药剂的开发速度!”业内专家指出,延缓病虫草害抗药性刻不容缓。
  
  找准关键对症施策
  
  全国农技中心高级农艺师李永平认为,有害生物产生抗药性包括靶标不敏感、药液穿透率降低、代谢酶活性增强等原因,弄清机理后有助于找到合适的解决对策,这其中要把握好几个关键点。
  
  一是更换农药品种。采用新的作用机制的药剂,使产生抗药性的个体重新对药剂敏感。例如,褐飞虱对吡虫啉产生高抗药性后改用吡蚜酮。轮换、交替或混合用药,采用具有负交互抗药性的药剂,降低农药选择压,减少抗药性个体出现的速度和降低抗性个体比例。例如,番茄灰霉病对多菌灵产生抗药性后,用具有负交互抗性的乙霉威。二是增加药剂的穿透性。例如,使用具有溶解昆虫体表蜡质层的溶剂来增强药剂对昆虫的毒力;使用植物油等来增加除草剂对杂草的渗透能力等。抑制抗性个体的代谢酶活性,减少农药的降解。例如,采用多功能氧化酶抑制剂如增效醚来抑制蚊子的体内多功能氧化酶活性,增加菊酯类对蚊子的毒力。三是可以综合运用栽培模式、品种更换等其他措施。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李建洪表示,抗性治理的关键是早期预警,只有在抗药性水平未显著上升之前采取措施,才能有效地延缓抗性的发展。
  
  目前,稻飞虱已对常用的不同作用机理的杀虫剂产生不同程度抗药性,要避免使用已产生高水平抗性的品种,如吡虫啉、噻嗪酮、吡蚜酮等。褐飞虱可以选择烯啶虫胺、氟啶虫胺腈、三氟苯嘧啶、呋虫胺、噻虫胺、毒死蜱、醚菊酯、敌敌畏等交替轮换使用;白背飞虱可以选择吡虫啉、烯啶虫胺、噻虫嗪、醚菊酯、异丙威、敌敌畏等交替轮换使用;灰飞虱可以选择吡蚜酮、噻虫嗪、烯啶虫胺、毒死蜱等交替轮换使用。
  
  此外,要避免使用导致再增猖獗杀虫剂品种,如三唑磷。避免使用具有交互抗性的杀虫剂品种,如乙虫腈。选用对天敌低毒的杀虫剂,如氟啶虫胺腈、烯啶虫胺、三氟苯嘧啶等,要注意适期用药。

( 来源:安徽日报农村版  胡元珏 农信 )

网友评论